傻孩子一个

一切,都像一場夢。。。過眼雲烟後,往往都會令人跌入黑暗國度,深刻仇恨的存在,蔓藤肆意蔓延,盤根錯節的纏著,飽受折磨。局外的人,像是置身事外的看著所有事悄然發生,感嘆著世事無常,卻毫不知所有的事都與自己息息相關,最愚蠢,最該死的都是自己。局外人,不過如此罷了

那年夏天 4 (天子)

*子坤走了,也是一个好的开始,可是也难免会有些难过,想甜一下
*请各位慢用



对面的人揉了揉头发,迈起长腿朝着赵天宇的方向走。赵天宇因为酒精的醉意还没清醒,脑子转得慢,在对方走来的时候还是呆呆的站在小巷牆边,或许应该是说,他感觉对面来人没有恶意,相反的,还带着一丝安全感,让他不想走,而去依赖他

那人停在他面前,闻到赵天宇身上如柠檬草的香味夹着一丝酒味,皺着眉,说,“你怎么喝酒了?还喝那么多,不知道明天要上学吗?”

那低沉,苏苏的声音传到赵天宇耳边,脑子里不断重复,低沉而不失磁性,大叔嗓却夹杂着少年音,令他对这特别的声音沉迷,他嘟起嘴唇,傻傻好奇的问,“你是谁呀?我好像认识你。你怎么知道我要上学的?”

对面的人心想,“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呢?这么多年你就像诅咒一样在我脑海中徘徊,没有不想你的时候,还特意派人把你看好,只为等到我有能力的时候去照顾你,终于,我有能力了!”

“你忘了我了吗?”对面的人在面罩下像小孩一样嘟嘴,让赵天宇感受到对方的悲哀和撒娇的语气,跟刚才在那儿打打杀杀的高冷自信boy简直一个相反,赵天宇被他的反差逗笑,让他的酒醒了不少,才想起他那问题

“你忘了我了吗?”

这是赵天宇瞬间心里猶如百万大军过独木桥,奔過一群草泥马,不停问着自己,“我认识他吗”看着对面的人的样子,從无期的记忆中拉扯出一沓激起涟漪的回忆,不知为何将面前的人与7岁那年的救命恩人想到一起,抬起头对上那双灼热的眼神,不自觉抬起手,伸向他的脸,抚摸着他的轮廓,对方把手复在他的手上,互相深情的看着。赵天宇带着对面的人把手移上耳边,把口罩脱掉,口罩下的笑容可掬,暖雅的笑容与冷清的夜色正成对比。

赵天宇另一只手伸进裤兜,拿出独特的手链,眼睛不曾离开他,带着一丝期盼问
“是你吗?”
“想我了吗?赵天宇,我叫孟子坤”
赵天宇一颤,眼神透出了好奇,想问他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,还没问出口,孟子坤已经来了个壁咚,开口说话了
“我不止知道你的名字,还知道你的一切,你,就是我一切在乎的,”

赵天宇看着子坤深坠的眼神,像是黑夜佈满星星的闪烁,为他,赵天宇而耀眼
“我们只有一面之缘,不是吗?”他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头歪歪的看着他

孟子坤另一只垂下的手把项链拿出,戒指在黑暗中特别显眼,“所以,我要感谢那个夏天,要不是我当年碰巧走到花园,要不是我当年的多管闲事,要不是我当年对你的笑,你的可爱一见钟情,要不是你当年给我那条独一无二的项链,我不会遇见你,不会喜欢上你,我的人生也因为没有你而变得不完整”

赵天宇眼泛泪光,珉着嘴,“嗯,你的確了解我。。。我想你了” 声音变得咽嗚,搭在孟子坤肩膀的手不自觉抓紧,不自觉的撒娇 ,“你既然都知道,你怎么不来找我呀?” 要知道那年之后他每天都在后悔不跟他拿联系方式呢!

孟子坤对对面那可爱的人儿突然的撒娇惊讶,但更多的是宠溺,“对不起,我来找你了!”撑在墙上的手搂着他的腰,距离被他拉的更近,双眼深情款款的看着他,对准嘴唇亲上去。赵天宇环着他的脖子,闭上了眼睛,努力迎合着。双唇开张闭合,子坤撬开他的牙齿,攻入口腔,碰到他的舌尖,似乎想把对方融为一体,佔为己有,多年的思念之情尽情挥发。。。

那年夏天,是缘分的开端
那天的離別,才顯得今夜的相聚格外美麗动人

那年夏天 3 (天子)

*周末我应该会更的
*下章应该会完的
*请各位慢用

  和暖的阳光穿透了床边的窗帘,射映在床上沉睡的美少年。少年的皮肤不再白晢,因为阳光的照射,五官的精致再添上几分的柔和,少年側着身子,枕着手,安静的很,一切都美得像一幅画

  然而,这一个美好的早晨永远都是由闹钟开始。。。

“叮叮叮叮~叮叮叮叮~”

  少年因为闹钟的吵闹声不满,微微皺着眉,举起手煩厌的把闹钟拍停,他坐了起来,随手揉了揉头发,去洗涮。他站在镜子前 ,穿上衬衣,规整的把纽扣扣到最顶端,穿上咖啡色的长裤,显得他那条比女孩还细的长腿,顺手把衬衣收到裤子里。他从衣橱拿出学校的暗红色丝绸领带,熟练地打了结,最后套上那深蓝色的修身外套,拨了拨额头前的刘海,习惯性地摸了摸裤袋,却发现有事情不对劲。

  他瞳孔缩小,眼神闪过一丝的慌乱,他随即毫无规律,胡乱的翻着屋子里的每个角落,就像丢失了灵魂,丝毫不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那么慌过,那瞬间的他,只知道失去了一样又珍贵又独一无二的东西。

  这时手机铃声传到赵天宇的耳边,才总算把他出走的灵魂拉回来一丢丢。他黑着脸把电话开通,
  “喂,什么事?”
  “天天呐!姑妈呀,你姑父硬要你今天放学回来吃饭呢,说要和你喝酒较量,你有空吗?”
正当赵天宇想要说近来学业繁重,忙不能回去吃饭时,姑妈说,“对了,天天,你前几天走的时候留下了一个棕色粗绳子,蓝色细绳子做的手链,你要回来拿吗?”听到这句话的天宇愣神了,咧开了嘴笑,就仿如那年7岁的笑容如此可爱,灿烂,回答说,“好,我今天回来”

  他把自行车停在学校隔壁的那条街,带起耳机,边走边听着音乐,不经意摸了下裤袋,轻笑了一下,心里想着,“没有了,果然不习惯”

  思緒被拉回了7歲那年,给了项链孟子坤的天宇,正准备拿着花走回去见妈妈,看见地上正躺着一条绳子做的手链,吸引着他的眼球。他想起是孟子坤打架时掉下的,正想转身告诉他,不料他却早已消失在路的尽头。他拿起手链把它戴上,跟一个吃了糖果高兴的不得了的小孩儿一模一样,乐呵呵的蹦回家

  赵天回家换了身衣服,身穿黑色卫衣,深蓝色长裤,出了车站,走了十五多分钟才到了大厦,姑妈家在偏远学校的地方,所以赵天宇都自己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,方便上学和做兼职

  他上了楼,姑妈便做好了小菜,准备开饭,姑父狼吞虎咽的吃完几口就催着要喝酒,连姑妈都阻止不了,天宇立刻扒了多几口饭。天宇的好酒量喝得姑父醉醺醺的,简直是昏睡过去,姑妈把他扶进房间,留赵天宇一个在客厅,不可否认他今天也喝得有点醉,眼角瞟到茶几上放着的手链,感觉到自己不太昏时,微微摇晃的走去,把手链放在裤袋里,因为小时候戴的手链现在不太合适了,有点紧

  他告诉了姑妈自己先走,下楼后沿着舊路走,经过一条小巷,小巷灯光昏暗,只剩几盏鹅黄色的灯摇晃着。赵天宇一开始没多留意这小巷,听到一些打斗声和尖锐低沉的惨叫声,才把目光转到那边

  他看到一个一米八多高的男生站在小巷中间,周围环绕着他的都是受伤却不敢发出怨念声的人。从几盏苟延残喘的灯光反射出他的脸庞,锋利且尖锐的眼神,高挺的鼻子和嘴巴被黑色的口罩遮掩着,皮肤透过灯光显得麦色,身穿着深绿色的连帽卫衣,黑色长裤显得他腿更修长。赵天宇从昏沉中认清了这个人,瞪大了眼睛,嘴巴微张,明显的愣住了,让他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,,他盯着他看,依然没法認出他是谁,却殊不知对面的人眼神里飘过一丝笑意和惊讶。

那年夏天 2 (天子)

*感谢每个看我写的人
*喜欢不喜欢都请给我留言哦!本小孩会努力的,我是个勤奋的小孩
*请各位慢用

趙天宇感到周围的灯光暗暗的,抬头一看,一個和他身形差不多却比他高一点点的人影给遮住了。正当他发愣之际,一把沙哑却带点苏的声音传到耳边
“你这人怎么人多欺负人少,你这算什么英雄好汉?你还算什么男人?”

那胖小子不服气撇嘴不屑的说,“你谁呀?敢跟你大爷我这样说话?欠揍是不,给我上!”

孟子坤OS:“这人怎么一言不合就找打呢?这么不珍爱生命么?”

孟子坤看到小胖子的跟班挥着拳头冲着他跑来,一个闪身跑到他身后一个横踢。另外一个想在他身后偷袭给他一踢,子坤反应快,举起腳把那小跟班的腿强压在地上,手打在他的肚子上,小胖子不甘心,沖上前,孟子坤没有一丝犹豫,冷静的看着那胖墩墩的肉团子跑来,在离自己不到一米,果断转过身直接给了他一个漂亮的回旋踢为结尾,完全毫不费力

小胖子心灵重创,带着他那两个废材跟班连爬带滚的跑走

孟子坤转过身,看着还坐在地上的赵天宇
赵天宇抬起头,看着站在他面前,因为阳光的反光显得格外有魅力的孟子坤,努力的回过神来,两人互相看着对方,谁也不说话,却丝毫不尴尬

孟子坤开口,“你没事吧?怎么还坐地上?”提起手,让他能够起来
赵天宇咧开了嘴笑说,“没事儿,谢谢哥哥”
时间仿佛冻结在赵天宇刚刚说的那一句话,赵天宇回过头才突然发现自己说了些平时不会说的话,耳根儿都开始发热
孟子坤依然面无表情,好奇问,“我们才一面之缘,你怎么知道我比你大?我今年6岁,前几个月生日的”
赵天宇愣神了,随即尴尬的笑了笑,“我真比你大,我过几天7岁了”

孟子坤看着对面那个明明比自己大的哥哥,笑的却如此迷人可爱,也感染了,挠挠头灿烂的笑着,最后不知多少年后才惊觉自己曾经这么灿烂的笑过,好像他的笑是因为他而出现

赵天宇也呆了,看着那个原本面无表情的人儿竟然笑得如此美好,一时回不了神,到回过神的时候,才发现孟子坤已走远,急忙看了眼手表,把自己随时戴着的项链摘下向孟子坤跑去,拍了拍他的肩膀,扒开他的手,说,“送你的,作为你对我的救命之恩吧!我们有缘再见,你再还我吧!”留孟子坤一人在懵,他把项链高
举在阳光底下,项链上的戒指没什么特别的设计,却拥有着美的简单和平凡。他定睛一看,看到戒指内侧刻着字“Koss”,心里不禁疑惑。孟子坤把项链挂在脖子上,笑容也不知不觉爬到脸上

那年夏天 1 (天子)

[黑道少爷温柔坤儿×看似高冷内心呆萌赵天宇]
*本小孩第一次写文,文笔不好,敬请原谅
*感谢每一个看我写的人
*这里有私设,赵天宇和孟子坤只差1年
*本小孩为学生党,会尽量更
*喜欢不喜欢都请在评语跟我说,我会努力改进的,小孩是个勤奋的人
*请各位慢用
*转载请跟小孩我说

早上蝉儿叽叽的叫声,猛烈的阳光,让小孩儿汗流浃背。穿白色T,黑短裤的小孩儿手正蹲在花园里的丛林,手里轻轻的拿着一朵蓝雪花,把花放在高挺的鼻子前,嗅了一嗅,随即红红的嘴巴拉出了一条好看的弧度,他张开了闭着的双眼,大大的眼睛像平静的大海,没有一丝波澜,精致的五官像是神为他亲自雕刻的,尽管脸上写满了一脸的稚气。他高兴的拿着那一朵淡蓝色,妈妈最喜欢的花朵,走在被草丛和花朵夹杂的小徑上,走出花园。
“哟!这不是咱们班里那个小白脸学霸吗?”一个小胖子从小孩儿的前方走出来,后面还跟着几个小跟班
小孩儿看见来人皺了皺眉,小脸显得不喜悦
“诶!你着小白脸皺什么眉?我看见着你我还没不高兴,我问你皺什么眉?”小胖子不满的上前一步,推了一推他的肩膀
“小爷我和你说话呢!赵天宇你什么时候变哑巴了?”那小孩儿没什么特别,就是长得一脸帅,才华集于一身的帅哥,赵天宇
后面的跟班也做了做气势,说“老大跟你说话呢!你咋不回答?”
赵天宇不敢做反应,怕耽误与妈妈一年一见面的约定,握紧拳头
小胖子一气,把他用力一推,推倒在地上,赵天宇抱紧送给妈妈的花朵, 臀部落地,尽管痛也不敢作声
小胖子对着那黑漆漆的脑袋挥手一拳,正当打下去。。。